客服:
技术:
QQ:
地址:
邮箱:

博天堂ag旗舰厅手机版

湖北男子利用运费险漏洞骗保千万获利280万 获刑13年

  吃了胆的这名湖北男子,立即从QQ群购买了一家购物平台上的店铺,开始实施他的疯狂计划,短短4个月时间,竟然从北京一家保险公司搞到1155.82万元的运费险理赔金额,真正实现了“一夜暴富”!

  近日,这名男子的作手法被揭露出来。但你千万不要羡慕他,更不要学他,一夜暴富的过后,现实的教训不仅将他打回原形,还将让他失去13年自由自在的青春。

  当时,刚满过28岁的王文发,发现某商城运费险有漏洞,便开始利用漏洞骗取保险理赔金。

  他从QQ群里寻找出售店铺的卖家,购买“刷单”店铺,让对方把店铺后台登陆账号的密码和验证手机更改成他的密码和验证手机。

  拿到店铺的控制权后,王文发开通店铺运费险服务,同时设置一个1元的商品用于“刷单”,如果店铺有价格限制,他就改成2元或者5元。运费险的保险费由店铺承担,一个订单的保费大约0.25元。

  他在网上购买了大量的小号,把小号的用户名、登录密码和“刷单”店铺提供给“刷单”公司。“刷单”公司会按照他的要求,使用他提供的小号在“刷单”店铺里下单,然后在“刷单”店铺后台点击发货,在“刷单”小号里确认收货,后申请退货,再用“刷单”店铺后台自动审核收到退货。

  同时,王文发让“刷单”公司把小号的收货地址设置为内蒙古、西藏这些偏远地区,因为这样发生退货后就可以获得每笔20元的最高理赔金额。

  作完成后,理赔的保险金会打入小号的余额里。王文发一般会让每个小号下单30笔,获赔保险金600元。

  王文发通过小号“刷单”获取运费险赔偿金后,还会将小号取的保险金全部“洗白”。据其供述,他又买了4个洗钱店铺,在每个洗钱店铺里都会设置一个600元的商品。当每个小号的余额达到600元后,他会用这些小号到洗钱店铺里下订单,然后确认收货,货款就会到洗钱店铺的钱包内。

  王文发把钱提到洗钱店铺的对公账户里,联系“取钱手”,把钱转入“取钱手”提供的账户里,“取钱手”去取现。“取钱手”会抽取取额的10%。

  王文发一直干到了8月底9月初,按照这种方式骗取的保费,扣除商城收取的10%服务费、取钱手和“刷单”公司费用外,王文发获取了约280万元。

  根据商城出具的数据统计,2016年,四家后端洗钱店铺全年的交录,通过收货地址设定“内蒙古”、支付金额设定为“空白”、“下单IP”具有重复三项特征进行筛选,统计从王文发控制下的小号中刷出的总额为1181.01万元。根据商城提供的证据,四家后端洗钱店铺计冻结金额为25.19万元,上述款项已从统计出的全部金额中扣除,最终确定的王文发保险诈骗罪的既遂金额为1155.82万元。

  约4个月时间,王文发通过“刷单”的方式获得运费险理赔金上千万,扣除成本后,他从中获利约280万元。

  既然是保险公司的理赔有漏洞,手段又如此高明,王文发为什么会从茫茫人海中被挖出来?

  首先是出售店铺的当事人发现虚假交易后,向保险公司进行了举报,王文发东窗事发。

  此外,据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5月8日公开的刑事裁定书显示,2016年11月间,警方发现王文发在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陡岗镇一带活动,活动中心地点为王文发家。

  2017年5月8日,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对王文发网上追逃。2017年10月1日12时许,在武汉市江汉区地铁二号线汉口火车站内,王文发被刚刚布下的人脸识别系统识别,并被湖北警方抓获。

  根据证人的证言,2016年7月间,某商城三家店铺店主到保险公司业务部反映称,在商城经营的店铺出售给他人后,被用作虚假交易,骗取退货运费险赔偿金。经与商城方核实,该三家店铺共涉及的7.5万余笔虚假交易中,让该保险公司损失运费险赔偿金158万余元。

  除上述三家店铺外,自2015年年底,大约有40家商户存在虚假交易骗取理赔金的情况,累计赔偿金额达1000余万元。

  保险公司曾与某商城签订电子保险平台技术服务合作协议,由保险公司在某商城平台发布网络购物运费责任保险投保协议,并接受卖家保险订单。当买家退换货时,卖家收到退货点击确认收货后,系统确认订单退货成功,则由商城方先行垫付保险赔款至买家账户余额上,再由该保险公司进行结算。

  同时,民警在对王文发住处进行搜查时,查获盗卡器、刷卡机、烫金机等伪造信用卡的设备以及20张假冒空白信用卡和230张空白卡,查获他人名下信用卡十余张。

  一、被告人王文发犯保险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二万元;犯伪造金融票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

  二、在案扣押的赃款人民币二百一十四万零一百元(未移送),由扣押机关发还被害单位中国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剩余赃款继续向被告人王文发追缴后发还被害单位中国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在案扣押的信用卡及涉案物品(未移送),由扣押机关依法没收。

  首先,其在店铺中所列商品为虚拟电子物品,没有实物,不会实际产生物流运费,保险公司在不会产生物流运费的情况下,进行错误理赔,所产生的经济损失应由保险公司承担;其并未编造保险事故,其利用投保协议和理赔程序的漏洞获利属于不当得利,不应承担保险诈骗罪的刑事责任;其犯保险诈骗罪的既遂金额中,包括商城作为平台收取的费用,法院应要求商城退回收取的保险费分成,从他的追缴数额中予以相应扣除。

  其次,其家中的制卡设备是别人给的,其并不掌握伪造信用卡的技术,无法制造出能够正常使用的信用卡,故其行为不构成伪造金融票证罪。

  王文发及其辩护人所提“保险公司提供的理赔程序存在一定漏洞,王文发不构成保险诈骗罪及应从王文发的追缴数额中扣除某商城收取的平台费用”之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某商城收取的平台费用不应从王文发的追缴数额中扣除。证据证明王文发所支付的店铺购买费用、小号购买费用、取钱手的佣金费、商城的平台费等均是为了成功实施犯罪而支付的犯罪成本,其支付的缘由是为了实施犯罪,其支付的对象亦非被害人。故其辩护人所提“应当将商城收取的平台费用从王文发的退赔数额中扣除”于法无据,不能成立。

  二审阶段,王文发虽辩称侦查人员在其住处起获的20张空白信用卡系他人寄来的样卡,其并未成功伪造过信用卡,但其拒不供述样卡的上游来源情况,亦无法提供相应证据予以佐证,且无法对其翻供给予合理解释,故王文发及其辩护人所提“王文发不构成伪造金融票证罪”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同时,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一审法院在量刑时已经充分考虑王文发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且保险诈骗犯罪的发生与软件管理漏洞存在一定关联的客观情况,已对王文发在法定刑幅度内从轻处罚,量刑适当。

  骗保上千万,自己获得280万,但被判13年,他亲手用自己“”的钱“埋了”自己13年!